崛起的百萬「團長」:到底是一份好工作,還是當炮灰?

摘要

開始分化的「社區團長」,會是一個好職業嗎?

在北京打工的宋魏,對社區團購在中老年人群中的滲透力,感到吃驚。

「我媽竟然跟我說,她打算在我爸退休之后,兩人在小區整個攤位。別人買了東西就送到這兒來,一兜一兜的,沒事兒還能和老太太嘮嘮嗑兒?!垢改缚谥械男聵I務便是「當團長」。

這個時間自由、只要管管微信群、不時向群里分享一些商品鏈接、也不需要自己進貨、甚至不需要有實體店鋪的零門檻生意,對于愿意和別人交流的人來說,確實有足夠的吸引力。

生活在成都的優美沒有專門的線下店面,而是把自己的家當做自提點?!钢白鲞^幾年財會工作,后來和人合伙開美容院,到現在也有 20 多年了,營業也還不錯?!?/p>

后來,優美想著用空閑時間再做點事情,便從 2018 年成為了十薈團的團長?!缸隽藞F長之后,早上送完孩子 8 點不到,接著去美容院開晨會,然后回家收貨,下午 5:00-5:30 去發貨?!?/p>

「因為想把服務做到更極致,刻意把團員數量維持在 100-250 之間,團員數量不多,但粘性很強。目前每個月的銷售額在 10 萬元左右?!?/p>

她覺得社區團購做的就是服務加銷售,很在意社群的維護,「以至于現在不和團里有關的事,大家也會私信問我,物業上有什么事情、臉上過敏了也會來問我?!?/p>

如果按照提成 10-15% 算的話,她這個副業帶來的收入在每月 1 萬-1.5 萬元。

過去兩年,在社區團購創業公司的推動下,大批的寶媽、退休職工、保險等各行業人士開始嘗試做「團長」。這些從線上成長起來的群體,也構成了團長最初的「人群畫像」。足不出戶做團長、每個月一萬元左右的收入,在二三線城市、甚至農村,已經相當不錯。

不過,互聯網巨頭入場后,這個新興職業的演變、分化開始急劇加速。


新晉團長

最近幾個月,在互聯網巨頭瘋狂地推之后,「團長」這個職業,瞬間在全中國鋪開了。相較于過去普遍沒有實體店面的團長,誕生了一類新團長。

在美團、餓了么都找不到存在意義的南京郊區的一個村子里,卻可以搜到大量的社區團購自提點。原本經營著便利店、五金店、菜市場、煙酒店的店主,今年都多了一個「團長」的身份。

「興盛優選在湖南行,在南京這兒不行?!估顕鴱娬f,即便他本身經營著一家芙蓉興盛便利店。從 10 月份起,他陸續加入了其他社區團購平臺,「只要你申請加入就行,各個平臺我都做,目前來自多多買菜的提成收入多些」。

「社區團購肯定對我原來的生意有影響。不過,以后都得死?!估顕鴱姴豢春眠@種商業模式,覺得主要靠燒錢補貼,「我不像他們那些專門干這個的,我也不運營微信群,不往里扔什么鏈接,那不是我的主業?!?/p>

同樣身兼多家平臺團長、經營便利店的林秀也很少運營微信群?!覆恍枰?,現在大家都知道這個東西了,直接在小程序、APP 里下單,你可以在上面搜到我的店?!?/p>

被社區團購占領的便利店

「連我自己都在上面買東西,真的便宜?!沽中愕牡暝谀暇┏菂^的某小區樓下,周邊的商業也非常發達。她并不擔心社區團購會影響到自己的生意,「上面賣的很多都是我店里沒有的。只要社區居民到我這兒取貨,平臺就給我提成?!?/p>

林秀隔壁的沙縣小吃也是多家社區團購平臺的自提點,店長表示,「就是騰出些地方存貨,還可以順便拿點提成,也不運營啥微信群?!?/p>

這些本來就經營著線下店鋪的「新晉團長」,不可避免地會分食專職團長手中的份額。他們有一個普遍特征就是不重視運營社群,主要充當「快遞接收點」的角色。

而這類「新晉團長」,也是拼多多、美團拓展的主要對象。巨頭們更希望社區居民直接打開 APP 下單,團長這個角色被弱化了。這引發了從業人群的擔憂、以及社會的討論:「專職團長」會不會只是一個過渡角色,在巨頭完成業務覆蓋之后而被「卸磨殺驢」?


團長的兩種未來

人們擔心是有道理的。不同平臺對待團長的策略的不同,決定著團長的角色。目前看來,可以分為兩類。

根據觀察,一類是以拼多多、美團這兩個超級 APP 為主的平臺,拓展的團長多是各種類型的線下門店,如前文所述,店主們通常不重視、也少有時間運營微信群,主要充當「提貨點」的角色。在這種模式下,社區團購其實可以看作是傳統的電商生意,其中合作的門店都可以當作是「菜鳥驛站」。美團和拼多多天生具有流量,最終目的還是要把流量收回到自己手中。

濟南某社區團長在對居民購買的貨物進行盤點對賬,準備分發

另一類是以十薈團、食享會、橙心優選為主的社區團購平臺,開始鼓勵旗下團長開設自己的線下門店。這種模式更貼近于線下實體零售,它的重點是「與團長合作開店」,不動搖團長「主人翁」的地位??梢哉f,巨頭的團長,與創業公司的團長是不同的。

在極客公園(ID:geekpark)走訪的一家位于廣州的連鎖超市里,店員表示,「我不清楚店里的商品和社區團購上的有什么區別」。實際上,這家門店是興盛優選的合作門店,但招聘來的店員似乎只愿意負責線下門店的收款結賬工作。

顯然,按時打卡上下班、拿死工資的連鎖超市店員很難承擔起「團長」的角色,店鋪也更適合充當「提貨點」的功能,對于社區團購平臺獲取新用戶的作用極其有限。

或許是汲取了這種教訓,十薈團、食享會、橙心優選最近的線下擴張策略,都強調團長的親自參與。以食享會為例,其前不久公布了「3.0 云店」計劃,便是探索與團長合作開社區門店,團長自己選址,食享會負責統一裝修店面以及商品體系管理。

另外,從團長的小程序端可以發現,他們普遍有一個「客戶關系管理」的功能,這是傳統夫妻店、連鎖超市所不具備的。同時,某零售門店招聘系統開發公司內部人士向極客公園透露,已經有頭部的社區團購平臺開始著手打造社區門店的招聘管理體系。

可以預見,這類社區團購的模式正在變得更加「重資產」,同時團長這個新興職業也在向職業化、規范化演進。綜合來看,無論是十薈團、食享會、橙心優選,還是興盛優選,他們主要是深耕新型的社區便利店場景。

杭州西湖區,滴滴旗下的社區團購門店「橙心優選」

據阿里的數據,2018 年,我國有 660 萬夫妻店,而最近幾年社區超市的增長率保持在 15% 左右。按照這樣的趨勢,疊加社區團購對線下門店的促進,未來將會有更多的社區便利店誕生。

如果按照目前有 700 萬夫妻店(包括社區團購店)統計,一個店鋪需要 1-2 名團長(老板)的話,那么這將是一個涉及人數達到 1000 萬級別的龐大「新職業」群體。

無論電商發展多快,社區團購的模式效率多高,每個小區的社區便利店是很難被取代的。因此,隨著競爭的加劇,努力成為小區中的那個重要的社區實體門店,將是專職團長未來的方向。


漩渦中的團長

這并不是說「團長」的職業生涯穩了。

團長生意的好壞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他們背后平臺上的商品是否更便宜,質量更好,具有差異性,同時配送守時。平臺的食物和供應鏈的不穩定將直接影響團長的客戶關系,造成損失。

這就考驗平臺對供應鏈的把控能力,以生鮮為例,穩定的菜品質量需要依托于平臺在農產品生產、運輸、加工等方面的投入,這需要巨大的資金。而這通常只有互聯網巨頭投入得起。

另外,「補貼」也不會是一種常態,尤其是在「反壟斷」監管更嚴格的未來。不過,實際上,「補貼」也并不是社區團購的商品更便宜的核心原因。社區團購的預售、次日自提的模式,可以降低生鮮食品在運輸、存儲上的損耗。

另外,某物流公司創始人告訴極客公園,社區團購的履約模式在倉儲配送成本上可以比傳統方式降低 3-4 倍,在生鮮品類甚至可以降低近 20 倍。巨大的商業模式效率提升才是其存在的根本。

與外賣小哥、網約車司機一樣,團長也是一個由技術迭代而催生的新職業。而這門新職業也正在經歷它發展至成熟中需要經歷的洗禮。

近日,殺入社區團購行業的互聯網巨頭被央媒批,「惦記幾捆白菜」。實際上,社區團購的另一邊連接著農民,通過打掉「中間商」,承擔著幫農民增加收入的重任。禁止社區團購無疑也會影響到農民的收入。無論是小菜販、還是農民,都是弱勢群體,哪一方都不應該舍棄。社區團購遭受的質疑,和當年網約車的興起讓司機沒了活路類似。

關乎人們「菜籃子」的社區團購,并非只是一個待占領和改造的市場。社區團購在加速線下商業轉型的同時,也在提醒戰場上的互聯網公司掌舵者——僅僅做一個商人,還是承擔起責任,真正成長為「企業家」。


責任編輯:靖宇

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本文由極客公園 GeekPark 原創發布,轉載請添加極客君微信 geekparker。

最新文章

極客公園

用極客視角,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。

極客之選

新鮮、有趣的硬件產品,第一時間為你呈現。

頂樓

關注前沿科技,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。

久久一日本道色综合久久_久久综合九色综合欧美_久久综合九色综合欧美98